http://www.jfoejdfoa.cn

苏轼不能醉

苏轼在我们认识他的时候,他一直在为官,作为父母官,即使苏轼酷爱畅饮,也得时时保持清醒。有《临江仙·夜饮东坡醒复醉》为证:

夜饮东坡醒复醉,归来仿佛三更。家童鼻息已雷鸣。敲门都不应,倚杖听江声。

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。夜阑风静縠纹平。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

夜里在东坡饮酒,醉而复醒,醒了又饮。回来的时候仿佛已经三更。家里的童仆早已睡熟鼾声如雷鸣。反复敲门里面全不回应,只好独自倚着藜杖倾听江水奔流的吼声。醉酒忘了门禁,只好在门外欣赏夜色。每个男人大概都有这样的体验,醉酒之后即使不被老婆堵在门外,第二天也必然是要诚恳赔罪的,但身为男人,酒局应酬又不得不少,一边是工作,一边是老婆,不喝酒没钱养老婆,喝醉酒老婆生气,自己罪孽更深重,男人好苦。

别急,郎牌战略合作伙伴青海豪喝酒啦啦为您推荐精英版郎牌特曲T6(42度),精英版郎牌特曲T6(42度)不仅酒精度数低,还有深厚的历史底蕴,早在建元六年(前135年),汉武帝把二郎滩一带生产的“枸酱酒”钦定为贡酒。 一款皇帝喝过的酒,应酬时面子更足了

男人喝酒不用怕,郎牌战略合作伙伴青海豪喝酒啦啦为您倾力推荐商务用酒——郎牌精英版郎牌特曲T6(42度),从此应酬夫人两不误,汉朝时皇帝酒喝过的酒,面子足足的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